首页 > 杏林采风 > 正文    
天平山看枫

 

  “远上寒山石径斜,白云深处有人家。停车坐爱枫林晚,霜叶红于二月花。”杜牧之这一首《山行》诗,道尽枫叶之美。枫叶须经霜而红,红而始美,因此看枫须等到秋深霜降之后,太早则叶犹未红,太晚则叶已凋落,大约须在农历十月间吧。所以蔡云《吴歙》有“天平十月看枫约,只合诗人坐竹兜”之句。天平的枫树,都很高大,叶作三角形,因称二三角枫。在“万笏朝天”一带三太师坟前,有大枫九株,俗呼九枝红,因为那枫叶经霜之后,一片段红,有如珊瑚灼海。而昔人称颂枫叶,说是“百花斗妆,不争春色”,真是再贴切也没有了。清人李果有《天平山看枫叶记》云:“天平山,予旧所游也,泛舟从木渎下沙,可四里,小溪萦纡,至水尽处,登岸,穿田塍行,茅舍鸡犬,遥带村落。纵目鸡笼诸山,枫林远近,红叶杂松际。四山皆松栝杉榆,此独多枫树,冒霜则叶尽赤。今天气微暖,霜未着树,红叶参差,颜色明丽可爱也。历咒钵庵,过高平范氏墓,岩壑溢秀,楼阁涨彩。折而北,经白云寺,憩泉上,升阁以望,则天平山色峻增,疏松出檐檐,凉风过之,如奏琴筑,或如海涛响。客有吹笛度曲者,其声流于林籁,境之所涉,情与俱适,不自知其乐之何以生地。”(下略)天平不失为苏州一座最好的大山,可是粗粗领略,往往不易见到它的好处,如“万笏朝天”一带的石笋,可就是绝无而仪有,而一线天以上,全是层层叠叠的奇峰怪石,自中白云以达上白云,一路饱看山色,消受不尽。加上深秋十月,经过了红艳的枫叶一番渲染,天平山真如天开图画一般,沈朝初所谓“一片枫林围翠嶂,几家楼阁迭丹丘,仿佛到瀛洲”。自是一些儿没有溢美啊。

   春光固然易老,秋光也是不肯久留的。姑苏台畔,秋光大好,正欢迎你们联翩蜡屐而来!

    摘自:http://www.szkp.org.cn/suzhoudili/szdl/200606/0936001.htm

Copyright ◎ 2012 苏州大学·医学部基础医学与生物科学学院
地址:苏州工业园区仁爱路199号 邮编:215123 电话:65880103 院长信箱:jcsw@suda.edu.cn